您的位置:大玩家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异界流氓天尊 > 异界流氓天尊分节阅读42

异界流氓天尊分节阅读42

作品:异界流氓天尊

    前,手掌对着后者喉咙横切而去,指甲在那青色斗气的覆盖下,丝毫不逊色于锋利刀刃。那森冷的劲风,令得袁晔皮肤一阵寒。

    身体后仰,袁晔脚掌斗气闪烁。旋即身形骤然暴退,在退后时,屈指一弹,武遗剑便是闪现而出,一脚狠狠踢在剑柄上,长剑便是带起一股凶悍力量,直射向那想要追赶而来的王罡面门。

    暴掠而来的长剑令得王罡身形一顿,拳头从侧面一个勾拳,狠狠砸出,直接便是将长剑砸偏飞而出。

    “哈哈,王罡,难得我们想的一致。你也准备受死吧。”就在王罡砸飞武遗剑那一霎。袁晔豪气冲天的大笑着,双手平举,一个受伤黑色的波纹荡漾起来,一个白色的波纹荡漾起来。

    那两股波纹在不断荡漾扩散的时候,渐渐融合在一起,成为了黑白相间的恐怖力量。整个空间,都被这荡漾的波纹震颤的如水面一样,荡漾起不断的涟漪。

    见到袁晔这般举动,王罡脸色也是大变,他能够感受到,袁晔面前那两股诡异的力量比之前那一种诡异的力量不知道强大多少倍,如果不小心,怕是要栽在这一招上面了。

    咻!

    几乎是在感受巨大危险的同一刻,王罡的身形瞬间消失,对于袁晔这恐怖的一击,他必须全力应付,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这个混蛋,实力也就是十属性十一属性准尊,怎么可能施展出如此强悍的攻击?”心中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王罡那身形顿时停滞在离袁晔远在千米的地方,停下之后,还是感觉不安全,旋即身体暴掠而退,而在其闪退时,一股磅礴的青色斗气猛然自其体内如潮水般的涌出,头如同触电般,根根竖立,仅仅片刻时间,那雄浑斗气便是在天空之上形成了一道足有十几丈庞大的青色龙卷风,而其身形,则是被那庞大风旋转着,尽数包裹。

    战场上,那一道道目光望着举手投足间,便是凭借体内雄厚斗气凝聚成这般庞犬的风旋的王罡,皆是忍不住的一阵砸舌,不愧是掌控风属性力量的至强者,光是这一手,足以矗立力量巅峰,与之相比,袁晔那黑白波纹虽然看起来可怕,可是威势却小了不少。

    庞大的青色风旋笼章着王罡周身,呼啸着高旋转,狂风肆虐,将下方战场之上不少人身形都是吹得东倒西歪一些实力不济者,更是连连后退,最后一坐于地板上,满脸惊骇的抬头望着那几乎横跨天地的庞大风旋,那些飞在高空厮杀的人更惨,没有着力点更是直接被吸进龙卷风之中,生死无知。这种犹如大自然般的可怖力量,王罡凭一己之力便是将之召唤了出来,当真是可怕。

    最终呜啸的狂风在紫罗群天空肆虐而过,群下的大海也是随之狂猛涌动,一巨大水流从海面飞起,被直接吸进龙卷风之中,而后海水混杂着风力,最后旋转成圆状,席卷向四面八方。

    望着那突然间这般大动作的王罡,袁晔也是一怔,旋即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冷笑,低头看着那融合在以的死亡法则和生命法则喃喃自语,“看来咱们的菜分量还不太够啊。”

    说话间袁晔额头眉心,一股新的柔和光芒汇聚起来。三种法则之力分别在两手和眉心成三角之势相相呼应。这光明法则现在虽然无法和生死法则融合在一起,但有了它的注入,那法则之力顿时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可以说即使以袁晔现在的实力,这招已经算是自己最强的一招了。如果这一招还是无法将对手打败,那袁晔要么输,要么杯具的再一次使用封魔之殇。

    那身形隐于庞大风旋之中的王罡,瞧得远处袁晔眉心又出现一道诡异的力量,心头又是微微一紧,心中一声低喝,体内澎湃斗气尽数涌出,令得那庞大的风旋,颜色变得更加深邃。

    风灵系次绝招——旋冥!

    在王罡出这仅次于太古终极魔导禁咒的大绝招同一时间。

    袁晔那视线有些模糊的双眼中也是掠过一抹狠芒,双手猛然一动,眉心也是跟着晃动一下。顿时三种法则之力瞬间飞出。

    生命法则第一式——生之希望!

    死亡法则第一式——死之悲凉!

    光明法则第一式——真诚奥义!

    随着袁晔的大喝声落下,那三种波纹力量,顿时化为一道道模糊光线,朝天空中的龙卷风荡漾而去。波纹之中虽然蕴含着磅礴可怕的狂暴能量,可在穿过空间时,却是异常的安静,甚至是连半点空间碎裂的痕迹都没有,然而,就是这般悄无声息的模样,方才更是令得人心中涌现寒意。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处于厮杀之中的人默契的停止彼此进攻,都抬头看去,袁晔与王罡,这个本次大战的主要人物,都是已经真正的动了绝招,而接下来,恐怕便是这场胜负之分的时刻了!

    波纹在无数道泛着各样情绪的目光中,闪掠天际,最后犹如三圈涟漪一般,轰然撞击在了那疯狂旋转的庞大风旋之上。

    三圈波纹的细小,与那庞大的风旋比起,体积几乎完成不成比例,那般撞击,就犹如一只飞鸟撞在一处山壁之上般,不会令得后者有着半分的颤动,然而——

    “爆!”

    荡漾的波纹与那庞大的风旋接触的一瞬间,旋即,一道冷漠的喝声,陡然在天际如雷鸣般的响彻而起!

    轰!

    喝声从天际落下,紧接着,三色波纹迅缩小,力量急剧压缩,压缩压缩,一直压缩到了极限,恐怖的力量凝聚如此小之后,一旦爆炸那……

    未等人惊恐的反应过来,瞬间按,足以令得人耳膜震裂的惊天炸响,陡然响彻天际!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风暴,瞬息间,便是从风旋与波纹撞击处席卷而出,旋即弥漫方圆万米!

    在这股恐怖的能量风暴之下,在场之人,即便是正在酣战的太叔公等高手,也是悚然一惊,目露惊骇与震惊的豁然转头。

    “袁晔,果然是有真正实力击杀雷霆元尊的,之前我还不信,现在怕是不好办了。”太叔公此时已经后悔了袁晔对上了,一旦王罡落败,腾出手来的袁晔来杀自己,配合这个可恶的大阵,他怕是必死无疑。太叔公害怕了。

    “希望王罡那小子别藏拙,把他的太古禁咒拿出来,不然我们就等死吧。”太叔公目光中闪过厉色。

    -------------------683杀风清元尊-------------------

    太叔公明白终极禁咒的恐怖威力,袁晔现在的诡异波纹虽强,可是和终极禁咒比起来还差了一大截。但终极禁咒不是随便就能出来,元尊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不到最后生死时刻,没人愿意使用。

    就在这时,

    轰——

    那爆炸的核心之地,又是惊雷般的炸响,响彻天际,铺天盖地的法则力量以及浓郁的青色斗气,在天空互相掺杂,最后犹如大海翻腾的浪潮般,对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恐怖的能量四面席卷,连带着远处天空那混乱战场也是遭受波及,一些反应敏捷的倒是逃得一难,而一些略显迟钝的,则是被那能量潮正面撞中,旋即,胸膛如遭重锤狠狠一击般,一口殷红鲜血夹杂着一股黑色喷吐而出,旋即在那能量高温下,迅干蔫。

    天际倾洒而下的阳光也是在此刻缓缓消散,四种颜色的能量如层层乌云般,笼罩在紫罗群上空,即便是阳光,都是难以穿透这厚重的能量层。除了少数人,其余所有强者都是亡命般的赶忙落下身形,生怕被那能量沾染,落个凄惨下场。

    “呼!”

    战场上,一个个武者都是瞪目结舌的看着,片刻后,咽唾沫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一些人颤刹着手掌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在这般近乎能与天地相媲美的可怕能量面前,就算是身为十六属性准尊的强者,也是有种极端渺小与脆弱的感觉。

    而在能量核心,袁晔和王罡已经不见身影,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到底谁取得了胜利。

    便在这时,那能量区域突然猛烈的波动了起来,旋即一个巨大的漩涡涌现,漩涡一出现便是开始了旋转,而随着其旋转加剧,那弥漫的能量也是如潮水般骚动了起来。

    当漩涡旋转度达到某一个界限时,突然间两道细微的噗噗声响起,旋即两道身影便是犹如导弹一般,从那漩涡中一下子飞射出来。这飞射出来的两人正是战场的主角,袁晔与王罡。

    袁晔、王罡两人皆是直接对着地面坠落而下,看这般模样,似乎两人都是在那般惊天能量爆炸下,受了极重的伤势,就在这时,那坠落的两人几乎同时在半空中止住身形,而后再一次彼此看着对方。

    可是此时的两人都伤痕累累,袁晔身上无数鲜血透过武遗战甲流了出来,将整个人都流成了血人,样子凄惨无比。如果不是武遗战甲,袁晔敢保证,自己早就死三次以上了。

    而对面的王罡,他的中品尊器战甲早在之前便已经碎裂,这次却是实打实的没有任何战甲,全是自己硬抗。只见王罡脸色惨白,胸口竟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那血洞怕是直接将王罡给刺穿了。王罡整个人更是目光涣散,谁都可以看得出王罡已经到了昏死的边缘。

    “袁晔……你这混蛋……阴我,最后……又给我来了……两道诡异……力量。”王罡那沙哑的声音在天空中想起,原来在两人决战地第一次爆炸是袁晔的三种法则力量和王罡的次绝招抗衡,本来这两种力量半斤八两,可是在碰撞之后,袁晔瞬间又一次出生命法则和死亡法则。这一次直接引起了刚才的第二次爆炸,更是差点要了王罡的命。

    很显然风清元尊王罡被袁晔阴了一道。

    “王罡,你数次欺我,还敢抓我老婆两次,乃至逼婚。我若不亲手杀人实在妄为男人。”袁晔那冷漠地声音更是响亮,袁晔是重伤可是王罡已经不行了。

    “哼,你以为你赢定了吗?我就是死也拉着你垫背!”王罡目光疯狂的,陡然抬起头,那宛如回光返照一般,瞬间身体充斥了可怕的力量。无边的风属性力量开始往他身上汇聚。

    “哈哈,袁晔,我看你怎么抵抗!”另一边被五方星力大阵纠缠的太叔公看到这一幕,顿时脸上有着狂喜。这分明是太古禁咒的威势,只是太古禁咒即使元尊全盛时期出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以王罡现在的姿态,怕是使出这一招,自己也跟着死掉了。

    同归于尽,王罡完全疯了!

    另一边袁晔对当初雷霆元尊出的雷霆系太古终极魔导禁咒依旧记忆犹新,感受到这丝毫不弱与当初的恐怖威压,袁晔已经知道王罡要干什么了。勿说如今自己的法则力量使用的差不多了,即使法则力量全在,也无法抵抗这可怕的招式,只有封魔之殇。可是这一次袁晔却笑了。

    “如果你还清醒的话,出这一招,恐怕我不得不使用封魔之殇和你对抗,可是现在……你却战都站不稳了。”袁晔说着,陡然围着王罡急的飞行起来,武遗战靴提升十四倍加,度全开,以袁晔现在的实力,十四倍加那是什么概念。只见残影,越来越多的残影围绕着王罡,漫天出现,勿说一个精神恍惚的重伤者,即使是一个全盛时期的十六属性准尊,也无法确定袁晔的位置,根本无法锁定。

    那强提精神,准备和袁晔同归于尽的王罡最初还能锁定袁晔,可是渐渐的失去了目标,他那回光返照式的精神力也随着漫天残影而又朦胧起来。

    “扑哧!”袁晔不知何时一下子出现在身后,同时那双可怕的手直接刺进王罡的丹田,冷漠地声音这在传进自己的耳朵,“一个人攻击最强的时候,而是他防御最弱的时候,你站都站不稳还敢完图动最强绝招。”

    “袁晔,你……”王罡努力的回头,却看到袁晔那善良的笑容。

    袁晔看似友好一笑,如朋友间的谈话一般,淡淡道:不要怀疑,我是要杀你。”

    扑哧!

    在王罡那布满着恐惧的目光中,一股雄浑的力量,顿时如潮水般暴涌而出!那双爪猛地一用力,直接将王罡的丹田又撕开了一分。低沉的闷响在天际响起,也令得无数人心脏都是随之狠狠一跳。

    袁晔此时双手沾满了王罡的鲜血,双手在那丹田之处静了半刻,这半刻,满场寂静,一个元尊在他们面前活生生的死去,这一幕相信他们一辈子都忘不掉。

    嗥!

    又是一记撕裂声在王罡的丹田处响起,这血腥的一幕直接令在场的人都是一阵心颤。而此时王罡的面庞,布满着鲜血,那对布满着恐惧与不甘的眼睛,缓缓闭上,在最为虚弱的时候遭受了袁晔如此疯狂的攻击,即便他是风清元尊,也是必死无疑!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气息越来越弱,最后终于是彻底消散的风清元尊,袁晔陡然仰天一吼!

    “扑哧!”

    那双血淋淋的手一下子从王罡的丹田处拔了出来,同时一只手紧握着一个青色牛眼大小的宝珠,另一只手紧握着一个透明色同样大小的宝物。

    “风灵珠、清灵珠!”

    这一幕顿时引得漫天强者眼睛红!王罡更是在两大灵珠被夺出去之后,无力的从高空坠落下去,同时一道黑色雾气已经将那即将溃散的灵魂收拢,正是张任的惊夜枪。在王罡灵珠彻底被绞杀的一瞬间,袁晔手中两大灵珠瞬间变成无主之物。

    嗖嗖!

    如互相排斥的磁铁一般,在王罡死去的刹那,那两个灵珠同时妄图挣脱袁晔的手,朝两边飞射出去,其中一个倒是没什么攻击力,但是另一颗却是漫天风刃瞬间扫射出来,即使以袁晔现在的可怕防御,再加上武遗战甲的宝物,都被那可怕的风刃给切割的手掌麻木。

    “嗖!”

    终于,猝不及防之下,那充满攻击力的灵珠一下子挣脱出袁晔的手,朝北方天际飞射出去,度之快,比袁晔十四倍加还要快,几乎达到了了肉眼难以看清的地步,而袁晔在没有这颗领主的挣脱之力的时候,也被另一颗灵珠强大的挣脱力量带着往南飞度射去,不过一对灵珠都是一个极具攻击力,一个温和,这个灵珠没有攻击力,袁晔再让它跑了,那就太丢人了。只见袁晔在死死抓住,被那灵珠带着往南飞射,同时,从自己空间戒指中飞出一个金色只有拳头大小的香炉。

    “小淫,去把它抓来了。”袁晔大叫着。

    “那小球是男的女的。”金色香炉中也想起一道的声音。

    “你先给我吃进肚子里了,完了在看是男是女。”

    “嗷嗷嗷~~?我要!”那无耻的嚎叫声响起,而后一道金色流光直接朝那灵珠飞射的北方追了过去。

    下面一个个人刚刚从风清元尊王罡被杀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又被袁晔和那小香炉无耻的对白中再一次陷入呆滞,先不说竟然出现了一个会说话的炉子。袁晔是什么什么,向他这样的人物,一般在小人物面前都撞出衣服凡脱俗,凌驾万物的姿态,可是袁晔竟然当着如此多强者的面,直接唆使小弟,这未免让人太大跌眼镜了吧。

    -------------------684 异变-------------------

    “宗主万岁,宗主无敌!”陡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满山遍野,无数昊天宗弟子都嚎叫起来。

    “杀!”

    一时间昊天宗弟子的气势提升到了极致。相反,厚土大6一方,在风清元尊王罡被杀的一瞬间,情绪低落,甚至于不少胆怯之人已经开始新生退意。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原本和徐莹厮杀的寇义,在看到王罡死亡的一瞬间,奋力战退徐莹,直接朝王罡的尸体飞去,此时袁晔被灵珠拉到南方数十里之外,根本来不及阻止,就见寇义已经将王罡的尸体抱起。

    “哈哈哈,你们要了灵珠,我总要取点东西才是。”寇义那得意的大笑声响起,同时自双手出现了诡异的黑雾,那黑雾直接将王罡的尸体全部包裹在内。陡然就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那早已死亡的王罡双眼陡然猛地睁开,这一幕将看到的人无不吓一跳。

    可是再一看才现王罡的双眼黯淡无光,和死人无异。而后寇义猛然张开口,对着王罡的尸体,那满是血污的脸,如长鲸吸水一般猛地一吸,顿时,所有人都看到,一道道黑色的能量被寇义吸了进去。

    寇义的极为诡异,死的人越多他的实力提升越大,如今死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元尊,这样的强者,寇义怎么可能放过。在寇义吸收王罡的同时,寇义那被袁晔打伤的伤势竟然以肉眼看见的度恢复着,甚至于他身上所散的威压也越大的恐怖。

    “吧!”徐莹反应亦是不满,不管寇义在干什么,阻止就对了,直接徐莹脸色顿时一沉,厉声喝道。

    “哼哼,谁,可还说不定!”此时,如地狱恶鬼一般的寇义一阵怪笑,手掌黑雾涌动,旋即狠狠拍在王罡天灵盖之上,最后使劲一扯,最后一道黑色能量被直接扯了出来。

    同时之前面对徐莹还极为吃力的寇义,在吸收这灵魂之后,不仅伤势全无,乃至于连实力都暴增。只见寇义简单的一爪抓过去,随着黑雾涌动,竟然将徐莹的凌立攻势尽数化解,甚至于徐莹都被他大的飞退数千米。

    一个元尊的身体啊,那身体里面的能量绝对让人心颤,如今这力量竟然让寇义一人全部给吸了。

    “可惜,灵魂被你们收取了,否则今日我便可大杀一番。”在满场惊骇目光中强行扯出王罡最后一丝力量的寇义,出一阵阴冷笑声,旋即双手猛的变幻出一道道诡异繁琐的手印,瞬间后,一声尖利的喝声,陡然响彻天际!

    “森罗鬼蜮!”

    尖叫喝声落下,一股诡异黑雾陡然自寇义体内暴涌而出,很快这黑雾便将那方圆数十里的战场尽数包裹而进,旋即,在这些黑雾的包括下,那些战死的人,尤其是准尊级高手,还有厚土大6已经被杀的一名十六属性准尊,都猛然睁开眼睛。

    这一刻,所有人的面色都被这诡异的场景弄的异常难看了起来!

    “哈哈哈,上一场厮杀,黑暗元尊死了,光明元尊死了,可是我却被你袁晔打的重伤而逃,否则如果当日我便收了黑暗元尊和光明元尊的力量。现在我便是越元尊的无敌存在。不过没关系,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场大厮杀。这一场下来,死去的灵魂同样让我成为最强大的人。袁晔,你给我等着。”

    “呼!!”

    寇义陡然张开大口,无数黑色的力量从那一个个等着大眼睛的死人口里飞了出来,而后直接被寇义吸了进去。

    “徐莹,你退下!”随着袁晔的怒吼声,已经将灵珠滴血认主的袁晔眼睛爆射出两道精光,旋即冷芒掠过,身型一闪,整个人,人剑合一直接冲向黑雾笼罩的寇义。

    “嗯?”

    袁晔的身影直冲而来,然而就在其即将撞进黑雾中时,后者突然一阵剧烈波动,一旋即股阴冷的黑雾便是涌出,与袁晔的残影撞击在一起,两者互相侵蚀,最后同时往后飞退。

    “袁晔,上一次就是你没有让我吸收这能量,你可别一次两次,破坏我好事上瘾了。”黑雾波动,黑雾中的寇义更是舔舔嘴唇,如品尝美味一般。突然一阵怪异阴笑声响彻天际,“你们得罪我,必然脱离不了死亡的下场,尤其是你袁晔,你别急,我马上就与你一战。”

    寇义说着,陡然,那阴风骤起,而后寇义竟然直接冲向了那端木云姬和霍光厮杀的战场。

    看到敌人前来攻击,端木云姬一对二,果断的选择后退。而寇义却是看向霍光。

    “哈哈,寇义,没想到你还有如此诡异淫邪的,你去挡住袁晔,这里不需要你的帮忙。”霍光大笑着一摆手,却是全神戒备端木云姬。

    “我说要帮你了吗?”寇义那阴冷的声音传来。

    “嗯?”霍光转身,正好看到寇义那比鬼还要可怕的面容。

    扑哧!

    寇义那笼罩着黑雾的干枯爪子一下子抓紧了霍光的天灵盖,直接将脑浆都抓破了。

    “你……”霍光等着滚圆的眼睛,脸庞涌现痛苦之色,而后分外扭曲狰狞。

    “哼哼,你以为我和你很熟吗,竟然把我当朋友,我只不过是想把你养肥了再杀,你这一副身躯的力量我可是眼馋很久了。既然现在已经算是半个元尊,该杀了。”黑雾中,一阵阴寒笑声传出。

    “出!”

    寇义的冷喝、骤然响彻战场,旋即,那即将成为光明元尊的霍光眼睛一瞪,身躯顿时软瘫而下,而一道道虚幻的灵魂体,则是从他们天灵盖处飘出,在无数道惊骇震惊的目光中,缓缓升空,最后尽数被吸进寇义那邪恶的口中。而后两颗灵珠分别射向了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寇义却是看都不看一眼。

    “啧啧……这个灵魂没有被人抢去,这一下吃的竟然和刚才那个风清元尊的躯壳能量差不多,不错不错!”寇义那可怕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一瞬间,无说是昊天宗,就是厚土大6的人也震惊了,眼前的人不是和那个霍光一起来的吗?他们不是朋友吗?怎么自相残杀了。还有那大地元尊太叔公,怎么会找到这样可怕的人作为盟友。

    一时间,厚土大6的人军心晃动到了要溃散的地步。

    “哼,怪物,你吧。”作为自己的对手,对方如此嚣张,徐莹顿时娇喝一声,旋即身型一振,瞬间闪掠上天际,对着那团黑雾暴掠而去。

    “哼哼,又是一个大补的身体!”感受着那暴掠而来的徐莹,黑雾中传出寇义的冷笑声,旋即一道黑色剑气猛然射出,目标直指徐莹额头。

    俏脸冰寒,徐莹纤指捻动,一缕锋利剑罡也是自指尖掠出,与那道剑气狠狠碰撞在一起,最后尽数湮灭,抵消掉对方这记攻击,徐莹身形一震,便出现在了那翼雾之旁,玉手之上,一柄泛着光润的锋利青色长剑嗡鸣不已,剑身一震,带起尖锐的剑鸣声与凌厉剑罡,对着黑雾之中暴射而去。

    嘭!

    剑罡刚刚离剑,那黑雾之中的寇义便是响起一道低沉声响,旋即黑雾猛然澎湃,寇义一伸手,直接将那道剑罡抓住,从那手上散出来的黑雾迅扩散至徐莹面前,黑雾涌动,一股碳礴能量对着徐莹涌去。

    感受着那迅扩散而至的黑雾,一股雄浑的斗气也是连忙自徐莹体内涌现,然后与那黑雾相撞。

    轰!

    能量炸声响起,徐莹身影如遭重击般,急滑落天际,猛地吐出一口淤血,方才面色带着一分苍白的稳下身形。寇义如果不偷袭霍光,霍光也不至于瞬间被杀,徐莹实力虽不如霍光那吸收五十年灵珠力量的人,但也不错,至少能在和寇义交手两次,但也仅仅是几招而已。现在的寇义,吸收三次庞大的力量之后,实力的确全面压倒了徐莹。

    “哼哼,现在轮到了你了。”那一团黑雾猛地冲向重伤的徐莹位置。

    干枯手直接抓了下来,徐莹怒目,宝剑直刺那干枯的手,可是瞬间,徐莹脸色巨变,因为他的剑轻易的刺穿了那干枯的手,而那手竟然没有流出一鲜血,只是如同刺穿雾气一样,打散了一些雾,而后手继续刺来,离徐莹的头顶竟然近在咫尺。

    陡然,无边的光明法则照射那战圈,柔和的光芒化作波纹已经荡漾到了徐莹头顶,很是诡异的,那连利剑穿透都没有丝毫反应的枯手,在遇到光明法则之后,竟如雪遇到火一样迅融化,滴出鲜血来,那周围的黑雾也胆怯的迅退去。

    “啊~~”寇义凄厉的惨嚎着,犹如条件反射一般退了回去,而这之后袁晔一步跨出,挡在徐莹前面,“他已经不是你能对付的了,和云姬一起灭了太叔公,他交给我。”

    徐莹也从惊慌中恢复了过来,没有再说什么。

    另一边寇义却是冷眼看着袁晔,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拥有完全克制他的力量,这让原本自信满满的寇义开始动摇了。这就犹如当年的齐岳,因为被袁晔打败的次数太多,以至于一遇到袁晔,虽不知道强弱,心里已经败了一样。

    -------------------685 战寇义-------------------

    只是寇义却不知道,大玩家娱乐平台:袁晔的法则力量只够两次使用,如今最强的光明、生命、死亡三则力量全部用尽,现在的袁晔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诡异的寇义,袁晔的心里也没有了底细。

    “可恶,王罡坑死老夫了。”五方星力大阵之内,本来就处于劣势的太叔公,受到了端木云姬和徐莹的夹击,再看那寇义只顾自己强大,不分敌友的态势,顿时心灰意冷,他想逃回厚土大6,可是面对五方星力大阵,他根本挣脱不出去。

    另一边,被袁晔震退,被黑雾笼罩的寇义目光森冷,那团黑雾的波动也是越来越剧烈,到得最后,犹如沸腾一般,不断的对着天空吐着黑圈,而就在黑圈吐了片刻后,黑雾开始了迅缩小,最后,一道全身笼罩在一套漆黑甲衣之下的人影,缓缓出现在了所有目光注视下。

    黑色甲衣颜色暗沉,不知由何材料所铸造,其上布满着诡异的纹路,细细看去,竟有一种邪异之感。

    寇义再度现身,一股比起先前强横了几倍不止的恐怖阴冷气息,便是缓缓升腾而出,最后笼罩着整个战场,这一削刻,原本清朗的天际,也是变得暗沉下来,阴风阵阵。

    “死亡属性中最邪恶的夜叉王术倒是真的适合你。”袁晔嘴角冷笑,对付着死亡属性中几位诡异的东西,最好的武器是生命法则,而不是光明法则,不过他现在是什么法则都没有了,但是这并不代表袁晔束手无策。

    死亡法则、生命法则、光明法则袁晔哪一个没学过?念及于此,袁晔轻舞武遗剑,道凌厉雄浑的剑罡,陡然出清澈的尖鸣声,回荡在每一个人耳旁。瞬间后,便是凝聚成一柄足有十几丈庞大的能量巨剑,巨剑之上,纹满着玄奥云纹,巨剑激做一颢,其上所蕴含的雄浑能量便是将空间震得微微波动。

    寇义搭眼一看,阴冷的笑了起来,“啧啧,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虽杀了王罡,但本身的力量也消耗殆尽你早已是强弩之末。你以为现在的你能斗过我?”说完寇义眉头一掀,“你便是我最恨的人,又拥有极强的实力,如果把你吸收了,那感觉一定非常的爽。”

    “想要我的命,不付出点什么,恐怕还真没那可能。”袁晔屈指一弹,武遗剑便在手中嗡鸣起来。不再废话,澎湃雄厚的力量自体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虽然肉眼难以看见,可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弥漫天际的恐怖威压。

    “哼哼,现在想对我下狠招了,不过现在可是晚了!”见到袁晔这般举止,那寇义也是一阵怪笑,旋即袖袍一挥,道道诡异黑雾,迅自其体内涌出,最后在天空上凝聚成黑沉沉的云层,连那天际之上的阳光,都是难以倾洒而进,一时间,这片紫罗群所在的天色,瞬间便是变得暗沉了下来。

    寇义这一出手便是遮天蔽日,这般手笔,令得不少强者皆是大惊失色,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黑云缭绕,而那寇义也是宛如隐形了一般,诡异的失去了踪迹,霎那间,整片天际都是变得极端安静了下来,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环境下,即便是十六属性准尊强者,也是唯有忐忑不安。

    诡异阴风悄然飘过,全身皆是包裹在武遗战甲之中的袁晔眼瞳骤然一缩,旋即反身便是狠板一剑刺向身后空荡荡的虚空。

    剑势一动,那弥漫周身的澎湃力量也是随之而动,武遗剑,宛如带起了这一片空间的震荡,夹杂着一股雄浑无匹的剑气,狠狠劈出去。

    “轰!”

    剑气所过,一道黑影却是诡异浮现,同时一柄深黑色战刀霍地出来,刀剑交轰,宛如实质般的劲气涟漪四面八方的扩散而出,最后在天际带起一道道如雷鸣般的闷响。

    铿锵!

    两道身影再度诡异的消失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瞬间后,再次出现时,已至百米之外,一时间,天际之上雷声滚滚,人影闪掠,每一次人影的出现,都将会因为极端强悍的力量碰撞而爆出惊雷般炸响,令得下方无数人心惊胆寒。

    天际之上,黑云滚滚,偶尔有着劲气波动时,那厚厚的黑云层方才裂开一条缝隙,令得一道阳光倾洒而进,然而此刻,即便是阳光,也是令人感觉得毫无温暖之意。

    战场之外,此时昊天宗已经牢牢占据优势,厚土大6三大十六属性准尊竟然伏诛两人,四名十五属性准尊更是全部被杀,其余弟子死伤无数,一千三百万人只有不足五百万了。而昊天宗一方死伤虽然也极为惨重,但人数还有高达四百五十万,更重要的是,昊天宗的准尊级高手死的非常少,即便有也是灵魂被惊夜枪保护,这优势可不是厚土大6能比的。另一边的级战场,五方星力大阵再加上端木云姬、徐莹,早已将太叔公逼的岌岌可危。可以说所有的级别昊天宗都占据了极大地优势,只有这寇义是唯一的变数。

    只见天际之上,雷鸣闪动,黑云因为恐怖劲气波动,再度被撕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丝阳光从中倾洒而进,而那道光柱照耀下,两道身影刚好再度猛然交错,低沉厉喝响起,两人如同两枚炮弹般,暴掠而出,最后在光柱挥洒间,狠狠相撞!

    “嘭!”

    一道霹雳巨声响彻天际,无数人双耳都是在此刻被震得一阵刺痛,更有不济者,耳处,竟然都是溢下了些许鲜血,单单是两人这恐怖的交击所造成的声波威力,怕是都达到了准尊级别造成的伤害。

    巨声响起,两道人影也是猛然倒飞而出,一道细微的低沉闷哼声传出,袁晔和寇义竟然同时受伤。

    随着这道凶悍对碰后,天际上弥漫的黑云倒是变得虚薄了许多,阳光透过昝薄的黑云倾洒而进,驱散了一些广场上的黑暗。

    “哼哼,袁晔,你之前对付我用这几招,现在还想用这几招吗?”黑影悬浮天际,寇义望着远处被自己打伤的袁晔,阴声怪笑道。

    “呵呵,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虽然你现在实力大涨,可惜依旧不是我的对手。”袁晔冷漠地笑着,“我的防御比你强,我的伤势恢复度比你快。而你现在的实力,充其量和我不相上下而已。”

    黑色雾气下红芒闩烁,片刻后,寇义突然阴森一笑:“也是,现在的我依旧不是你的对手,我倒是傻了,等我实力更近一步,再来杀你不是易如反掌。”

    说话间寇义便是不待袁晔有所反应,身形一闪,便是划破天际,直奔徐莹所在的方位。在众多强者当中,徐莹最弱,同时徐莹的元尊力量最适合吸收,这寇义竟然瞄准了徐莹。

    “卑鄙!”见到寇义的举动,袁晔面色也是瞬间大变,怒喝一声,身形化为模糊影子,赶紧追掠而去。只是寇义的度,快得恐怖,在其先前声音刚刚落下时,身影便已出现在了徐莹不远处的地方,两个呼吸间,便已近在咫尺!

    见到突然奔袭而来的寇义,徐莹、端木云姬等人也是脸色一变,骇于前者威势,不少人皆是骇得连连后退,此时徐莹、端木云姬等人正围攻太叔公,不过下一刻,端木云姬便是反应过来,狠狠一咬牙,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徐莹面前。

    “哈哈,吸你也一样!”阴笑中,黑影暴掠而至,寇义一声阴冷喝声,旋即袖袍一挥,诡异黑雾顿时暴涌而出,旋即化为巨大手掌,狠狠的拍向了端木云姬。

    端木云姬面沉如水,在自己身前迅凝聚一个冰盾,那冰盾尽数将黑色巨掌挡下。更有其后,徐莹一剑挥过,顿时无边火焰焚烧起那诡异的黑雾。

    “找死!”

    看到端木云姬和徐莹联手,竟然挡住了自己,旋即寇义眼中诡异红芒一阵暴涌。手印骤然一变!

    随着寇义手印的变动,那笼罩在其身体表面上的黑色甲衣突然犹如活物一般的蠕动了起来,一阵阵低沉的诡异呜呜声响便是突然响起,整片天际。也是突然间阴风不断,令人浑身泛寒。而后如鬼爪般的手掌缓缓从袖袍中探出,寇义一阵狞笑。掌心中,诡异的浓郁黑芒暴涌而出,旋即尽数灌注其手心。异样的灵魂凄惨叫声,隐隐间渗透而出,顺着阴风,扩散出来。

    “森罗万象,厉鬼幽魂!”

    当寇义狞笑声响彻天际,那已膨胀的黑雾顿时凝固,一股异常浓郁的黑芒从黑雾中暴涌而出,瞬间之后,在无数道惊骇目光注视下,猛然爆裂!

    轰!

    巨声如雷鸣震荡天地,极度恐怖的黑色潮流,犹如山洪爆,从那爆炸中心铺天盖地的涌出,一个眨眼间,诡异的黑色光芒便是扩散开来,最后笼罩整个天地。

    此次黑暗,来得极为彻底,那天空之上的耀日也如同在这一刻凭空消失了一般,整个世界,突兀间被黑暗完全充斥。

    -------------------686 重钧-------------------

    黑暗笼罩大地,令得所有人都是惊慌出声,旋即片刻之后,将端木云姬和徐莹全部包裹在内。这诡异的黑幕是那寇义能量扩散所制,只要能量散去,黑暗自然会自动消散。

    就在黑雾笼罩所有空间的时候,后面急冲来的袁晔直接一头扎进黑雾之中。在袁晔冲进黑雾之后,寒冰之力、烈焰之力同时爆射而出。端木云姬和徐莹同时从黑雾中飞了出来,两人面色都是浮现一抹苍白,片刻后脸颊一红,一口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出。而后两人对视一眼,袁晔将她们扯了出来,他自己呢?

    端木云姬、徐莹心中都有着巨大的担忧,这寇义现在的实力暴涨,倒还不至于暴涨到无敌的地步,只是他的太过邪恶诡异,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对付。如今黑雾已经浓到了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只能听到一阵阵音爆响起,根本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

    “极乐弓!”

    陡然,那黑雾之中传来袁晔怒吼之音。而后,立于远处的芮曦,那背后的长弓一身嗡鸣,瞬间听从了主人的召唤直接冲进黑雾。那黑雾显然非常的畏惧从极乐弓中散的无边生命圣力。一遇到极乐弓,都惊恐的纷纷避让。

    “寇义,这是你找死!”黑雾之中,袁晔手持极乐弓,而后神箭出现,一箭直接射了过去。在神箭射出的瞬间,寇义低声出一阵咆哮,咆哮声中,充实着痛苦与凄然。

    寇义修炼的是死亡力量中的邪术,而极乐弓却是生命神器,可以说彻底的克死了他。在神箭射出的瞬间,寇义死死地盯着袁晔,那血红的目光直令人颤抖。

    “袁晔,今日之仇我记下了,待我将这些力量全部炼化,定将你碎尸万段,你给我等着。”狠话落下,寇义不再有丝毫保留,身形一闪,便是化为一道黑雾,宛如闪电般掠至天际之边,迅消失不见,那般度,即便是袁晔都难以追上。

    寇义消失,那黑雾一淡化虚无,露出核心的袁晔,此时的袁晔脸色苍白,粗重的呼吸着。看着寇义逃跑的方向,袁晔一阵叹息。这个寇义终究是个大患,以他这诡异的,只要有强者死去,到底能提升到多么恐怖的地步,天知道。

    战至此时,四大级高手的厮杀,已经结束三处,唯有五方星力大阵还在困住大地元尊太叔公,此时的太叔公早已是伤痕累累,甚至于连力量都消耗的七七八八,在这样下去,战败是早晚的事情。

    “云姬、徐莹这里不需要你们了。刚才霍光死的时候,那两个灵珠的方向你们看准了吧,一个去寻找一个,别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太叔公交给我和五方星力大阵吧。”袁晔说着一闪身,直接冲向了五方星力大阵。

    此时,太叔公刚刚和小混球的翻天印对轰一下。陡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风,条件反射的回身一剑。

    “铿锵!”

    长剑对长剑,急冲来的袁晔一下子将太叔公的长剑压了下去,一直压到太叔公的胸口。

    “轰!”

    袁晔和太叔公同时被那股强大的对抗力量震退。

    “嗖嗖嗖……”

    正在这时,五方星力大阵运转,无数道阵法之力化作星光柱一下子全部射向太叔公。

    在半空地时候,太叔公一个漂亮地翻身,将度挥到了极限,左右躲闪。

    “噗!”

    一道星光光线一下子将太叔公的左肩射穿了,太叔公半跪落到了地上。

    被袁晔攻击之后,自己根本来不及准备,那星辰光柱便已经扫射了过来,这么近的距离,十几道光线一下子射了出来,根本不能全部躲过去。

    “噗。”太叔公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又看了看胸前被袁晔砸到的位置,十四级顶峰的防御力量直接被砸碎,胸口出现了一道很显眼的伤口,鲜血缓缓冒出。而太叔公的左肩也被射穿了。

    “太叔公,你的力量弱了不少啊,我还没有使用法则力量呢,你就已经如此不堪了。”袁晔冷笑着,袁晔没有受伤,或者说因为有武遗护心镜的保护,他的伤势都已经恢复了,但是他的力量早已消耗的七七八八,尤其是法则力量几乎耗尽,可是袁晔现,这大地元尊的力量竟比自己消耗的还要多。

    “袁晔,你我停战,我现在立刻回厚土大6,永不与你为敌,如何?”此时太叔公已经毫无战意,根本就打不赢。

    “哈哈哈,可笑!”袁晔陡然大笑起来,“未战之前,你可曾想到你会有今日?当年宇文泰请你出手杀我,你可曾想过今日?”

    “咚!”

    说话间,袁晔那强有力地大腿狠狠地一蹬地面,旋即使得大地也是震颤了一下,袁晔整个人带着一缕残影,瞬间划过百米距离,直接冲到了太叔公面前。

    “喝!”钢铁一般的腿带着无尽的力量直接砸了下来,太叔公毫不犹豫立即朝旁边闪避开去。而袁晔在砸提出这一腿的同时,整个人也旋转起来。双腿如同风车一样极旋转起来。狠狠地抽向太叔公。

    死亡七脚!

    太叔公根本不敢硬挡,依旧极后退。

    “啪!”太叔公的度不如袁晔,即使他退地再快,那如同闪电一般地双腿依旧抽了过来。太叔公连忙用宝剑抵挡。

    “蓬!”即使抽在剑上,可是那股可怕地冲击力依旧将太叔公整个人抽地砸向远处地山石,巨大的山石直接被撞的碎裂开来。

    太叔公想都没有想,根本没有犹豫,在碎石深处,一下子冲天而起,

    “轰轰轰……”

    果然,太叔公刚刚离开,在他原地坠落的碎石之处,又是十几道星辰光柱,直接将那些碎石完全化作粉灰,此时袁晔和太叔公混战在一起,那小混球也无法用天地印砸太叔公,只能和张任等人一面控制大阵的围困之力,一面远程以星力光柱辅助攻击。

    “噗!”天空中的太叔公又吐出一口鲜血。此时的大地元尊太叔公已经完全怒了。

    “袁晔,你是怎么都不肯放过我了,既然如此,我岂会要你舒服。”太叔公寒声说道,只见太叔公手中的宝剑突然覆盖了一层棕色的光芒。

    那光芒很妖异。

    “嗡!”

    一股厚重的威压传播开来。大地元尊掌控土属性力量,土属性力量最强的便是厚重之力。

    “嗯?”看到太叔公那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袁晔慎重起来。

    “袁晔,我死也要拉上你。”冰冷的声音仿佛从万山中同时喊出一样,正当袁晔小心戒备的时候,那光影一幻,太叔公竟然就到了他的面前。

    “唰!”

    太叔公一剑劈下,袁晔根本来不及后退,只能举剑抵挡。

    “锵!”

    金属互相撞击,而袁晔的左臂这时候也狠狠地砸了过去。

    似乎早就已经料到,太叔公也左臂相迎。

    “铿铿铿……”

    仅仅一个呼吸间,袁晔就和太叔公硬碰了数千次,每一次交锋都会碰触出一个沉闷的声音,足见两人力量之狠。

    “噗!”陡然,那太叔公的宝剑,直接刺中了袁晔的胸膛,可是太叔公失算了,他没有想到袁晔的防御竟然这么强,他的剑艰难的深上袁晔的胸膛,竟然连武遗战甲都穿不透。

    “铿!”

    因为太用力,太叔公的宝剑不仅没有刺穿袁晔,反而被武遗战甲给折断。同时袁晔钢铁般的铁手抓住了太叔公的宝剑剑柄上,目光嗜血的看着太叔公。

    “不好!”太叔公脸色一变。

    逃!

    猛地松开断剑的剑柄,太叔公一蹬地面,整个人贴着地面极地朝后方逃逸。他退的快,可是袁晔的砸的更快,眼看着就要砸中太叔公的腹部丹田。太叔公立即双腿叉开,同时朝后方翻滚。

    “蓬!”袁晔的铁拳擦着太叔公地胯部,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以铁拳为中心,大地四面八方龟裂起来,那龟裂的深坑,长达数百米!更可怕的是深坑之内的空间,一道道空间裂缝撕裂开来,将一切撕毁!

    这攻击力,若是挨上,就是十六属性准尊不死也要你半条命!

    “该死的混蛋!”太叔公愤怒地的吼叫了起来,脸色狰狞。

    “死!”袁晔没有废话,猛然一踏地面,顿时地面再次龟裂开来,而袁晔整个人极冲向了太叔公,太叔公再次闪躲开来。

    太叔公不住的逃跑,在他后面,袁晔却是不停的追上,两个人就在五方星力大阵的范围内,展开了追逐游戏。可是袁晔没有注意到,太叔公在逃跑的时候,他的身上慢慢升腾起棕色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盛,同时一柄崭新的宝剑从空间戒指里飞了出来。

    陡然,太叔公一回头,眼中有着一丝癫狂。

    “死吧,袁晔!”太叔公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只见一道耀眼的斑驳棕色光芒亮起,不知何时那长剑就到了袁晔面前。

    大地系次绝招——重钧!

    -------------------687 杀大地元尊-------------------

    扑哧!

    太叔公的长剑又刺中了袁晔的胸膛,可是这一次根本不是上一次能比的。大地系次绝招的力量一下子荡漾开来。

    “噗!”

    宝剑表面棕色光芒流转,竟然直接刺穿了袁晔的武遗战甲,而后用惊人的度刺入了袁晔的胸膛内部。

    变得锋利无比的宝剑一下将袁晔刺穿了!狂暴的力量瞬间就在袁晔身体内肆虐。

    “滚!”袁晔地武遗剑这时候也同样的刺进太叔公的体内,同时,那属于逆天雪的可怕力量也开始在太叔公体内肆虐,这一个,袁晔和太叔公的厮杀,已经到了惨烈无比的地步。

    蓬!

    几乎同一时间,袁晔和太叔公暴退而去。只见太叔公全身浴血,身体颤颤厄厄,显然伤的不轻。

    而袁晔也伤的极重,胸口鲜血不停朝外喷。

    “宗主,这个人交给我们吧,他已经重伤到几乎失去战斗力,我们只要动一次大型阵法攻击,他必死无疑。”这个时候张任请示道,张任也看到,连番大战,袁晔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

    “混蛋!”听到张任的话,袁晔没表态呢,太叔公已经坐不住了,这一次太叔公一点也不抱希望了,一股浑厚威严,压的让人喘不过气的力量荡漾开来。那可怕的威势直接令所有的人颤抖。同时,太叔公双手舞动如风,甚至给人千万只手在飞的错觉,天地间的土属性力量在急剧凝聚,凝聚到方圆百里没有了一丝土属性力量,因为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太叔公那苍老的双手之上,太叔公本人更是威严无比。

    感受到天地间至强的土属性力量在,那一个个厮杀的人,包括昊天宗、厚土大6弟子都扭头看了过去,只见太叔公一脸疯狂,整个人都因为疯狂而扭曲了。

    危机,巨大的危机感出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可恶这是终极禁咒的威势!”袁晔吓了一跳,可惜这个时候的他也没有多少力量,面对太叔公即将动的绝招,自己也无像阻止王罡一样阻止。

    轰隆隆!

    整个天地颤抖着,无边的土属性力量朝大地元尊所在的区域汇聚着,那汇聚的可怕力量直接形成了一个能量漩涡。

    “五行合一!”陡然,袁晔对着小混球等人所在的区域大吼着。

    “是!”

    张任等人表情肃穆,同时掐动决,五方星力大阵全力运转,无边的力量从二百多名准尊身上出现,这二百多人形成五股力量,五股力量再经过大阵的整合完全汇聚在一起。

    “逃,快逃!”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那些离五方星力大阵较近的一些人都惊恐的四散而逃,就在这时,太叔公陡然仰吼——

    大地系,太古终极魔导禁咒——沉沦宇内!

    在太叔公出这一招的同时,五方星力大阵也爆出有史以来最强的光芒。

    五行合一——星极殇!

    “轰隆隆……”

    整个世界,仿佛地震一般轰鸣不已,大地颤动,无数巨大的小土山离地飞了出来,紧接着,地表像龟壳一样破碎,化成一个深深凹陷的土坑,狂暴迅猛的光芒从那龟裂的缝隙中射了出来,这光芒向着整个天空狂扫而去。

    两股可怕的力量在整个天地间生剧烈的碰撞,宛如两支亿万大军厮杀一般,天昏地暗,山河破碎!

    剧烈的爆炸声从天空响起,而后那力量以光的度朝四面八方散射而去,顿时远处的数百万大军一片惨嚎之声,实力弱的人全部身死,实力强的人则是拼劲全力抵抗。巨大的气劲碰撞炸得整个地面、空间滚滚滔天。

    在那能量碰撞的中央,太叔公和小混球彼此僵持着,太古禁咒有一个特点,不死不休。禁咒一旦出去,便是一直持续,除非对方死或者自己死。此时太古禁咒一出,太叔公便是将所有的性命都赌上了。

    这样狂暴的力量,即便是离此方面十里,就是准尊级高手都有死无生,而再靠近一些,那可怕的力量更是让人颤抖,这样的能量碰撞按说没有人可以穿进去。但凡事都有例外。只见袁晔将武遗战甲的防御打开到了极限,真是开始永夜光杯的法则防御直接从侧面来到太叔公跟前。

    此时太叔公很尴尬,太古禁咒一出,他便只能一直出这一招,对方不死动不动能,可是就在他和五方星力大阵僵持的时候,这个袁晔一脸笑意的走过来了。就这好像两个高手死死地掐住对方的手脚,彼此互相牵制,这个时候突然又来了一个人一样,太叔公只能干看着。

    “袁晔,你想干什么?”太叔公惊恐道。

    “借你的命一用。”袁晔嘴角露出冷酷一笑,手慢慢地放在太叔公的胸口,太叔公惊恐的看着。

    “扑哧!”

    袁晔的手直接插进太叔公的心脏,外人只是看到袁晔的手插进太叔公的心脏,却没有看到,那手心的亮光。

    亚神器攻击法则——天地冰魂!

    袁晔所有法则力量只能出两次,这是他最后一丝法则力量了,至此袁晔所有的法则力量全部耗尽,可是袁晔的这个法则力量却是在太叔公的身体内部出来的,这是什么概念?

    那太叔公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直接被法则力量给撕的粉碎。在太叔公粉碎的一瞬间,五方星力大阵因为没有了对手,瞬间冲击过来。

    “轰!”

    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在袁晔身上,小混球等人反应及时,在第一时间撤去所有的力量,而袁晔已经在被攻击的一瞬间,直接昏死过去。

    这一战,袁晔消耗太多了。能杀死风清元尊王罡,已经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可是杀了王罡之后,那寇义又动了那般邪恶的,迫使自己不得不再次厮杀,最后这大地元尊太叔公也不得不死战一场,袁晔一直咬牙坚持到现在,终于太叔公的死也宣告这场浩大规模的厮杀彻底结束。而昊天宗宗主袁晔的昏迷更使得这一战结束的更加迅猛。

    似乎近百年来,玄极界格外的热闹。在以往岁月,元尊厮杀,乃至元尊死亡也生过,但是远不及现在这般频繁。一般平均下来也要二十余万年才死一个元尊。可是这百年,千万人以上的大混战,元尊、准尊大圆满陨落简直太频繁了。

    最近百年新崛起的级宗派昊天宗与厚土大6的旷大厮杀,这场涉及了两位正牌元尊,四位半元尊,两个元尊级力量的巅峰对决,短短几日时间,便是飞一般的传遍了加玄极界每一个角落,顿时间,整个玄极界都是为之掀起轩然大波。

    若说八大6哪一个最强,毫无疑问,便是厚土大6。厚土大6的大地元尊太叔公乃是第二代大地元尊,厚土大6因为一直都有一个稳定的元尊统治,内部安稳,力量强盛,其余七大6无一是其对手。

    可是如今,厚土大6的高手几乎被昊天宗一日杀绝。乃至元尊太叔公也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更有风清元尊陪葬。那霍光更是创下了还没有将元尊之力完全吸收就死去的记录。毕竟一般而言,百年光阴对武者非常短暂,几乎所有的人得到灵珠之后都是直接闭关百年,百年之后才出来,可是这霍光没有闭关百年便出来,而且出来就死,倒是让人感叹死的有点快了。

    而在这般事传得沸沸扬扬时,作为事件的主角,昊天宗与袁晔,再一次让整个玄极界的人敬畏。和雷霆元尊厮杀,消失三十年的袁晔,如今强势归来,归来之后立刻将风清元尊和大地元尊又给杀了,这般恐怖的实力,这般恐怖的战绩,当真是令得人不得不咂舌惊叹。

    可以想见,袁晔归来,打败了风清元尊和大地元尊的联手,至此,整个玄极界,将再无人敢于昊天宗争锋。

    ……

    清风徐徐,吹动一丝凉意,让人感觉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又是三日,

    袁晔那沉睡的眼睛缓缓睁开。正见端木云姬、芮曦、任小小等人都在自己床前,再醒来的一瞬间,顿时全身的酸痛传来。这一场大战下来,不可能说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醒了。”一见袁晔醒来,端木云姬立刻扶起袁晔。

    “嗯,这是什么地方?”袁晔轻声问道。

    “罗琳竹林,是离紫罗群很近的一个地方,也是紫罗仙境另一处分部,这里安静正适合疗伤,这一战下来我们昊天宗的损失可是恐怖的吓人啊,伤者更是不计其数,便就近找了这个安静的地方休整。”

    “嗯。”袁晔点点头,“战果如何?”

    “还能如何?大地元尊、风清元尊还有那个半元尊霍光都死了,寇义逃了,厚土大6的弟子在大地元尊死了之后,都溃逃了,我们追杀一段之后也就回来了。而我们,准尊失去,灵魂被收进惊夜枪的也高达三百人,九百万弟子牺牲的也有五百万之巨,这恐怕是我们有史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688 紫罗仙境的请求-------------------

    牺牲五百万!”袁晔一惊,心里更是一痛,这五百万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外山弟子,都是他昊天宗的精英啊。精英弟子一次损失五百万,即使是昊天宗这样的级宗派,也是不小的代价,只是他们的对手太强了,厚土大6那一千三百万弟子中战皇以上的足足过千万,算得上是整个大6的高手了,这样算来,以五百万精英弟子拼掉一个大6所有的高手,那战果只能用辉煌二字来形容。

    长长叹息一口气,袁晔若有感叹道:“也罢,经过这一次大战,相信在没有人敢对我们昊天宗有什么威胁了,以后这样的大决战怕是没有了。”顿了一下,好似突然想到什么,袁晔又问道:“薛露怎么样?”

    听到袁晔的问话,端木云姬秀眉一蹙,“还是受了不小的刺激,你去看看吧。”

    ……

    罗琳竹林本就是紫罗仙境的一处分部,即使是袁晔等人也只是以贵客的身份住在偏殿,而在罗琳竹林的核心大殿,正有紫罗仙境的四大高层。若是在平日,核心大殿这样的地方根本不容任何人外人靠近,可是当袁晔一人走来,没有让一人陪同的时候,那一个个紫罗仙境的美女弟子们,看到袁晔,都没有阻拦,更有人纷纷让路,只是不是的偷偷打量着威名远扬却修炼时日颇短的霸主。

    如今的袁晔已经不能称之为天才俊杰,而是天下霸主,无人能与之争锋的霸主。玄极界强者为尊,谁家女子不怀春,谁家女子不仰慕英雄,尤其是年纪轻轻便连杀数位元尊,建立一个级宗派的年轻俊男。

    步入核心大殿,在核心大殿的后殿,薛露、澹台子、紫罗仙境的两位太上长老还有其他数名罗琳竹林高层正毫无座次的坐着,每一个人都精神萎靡的很,还有几人泪痕未干。听到敲门声,有的人毫无精神的抬头,却懒得说一句话,还有的人似乎连抬头都没有精神了。

    袁晔轻轻推门而入,一见到是袁晔,而并非紫罗仙境的弟子,除了薛露,那一个个高层纷纷起立,紫罗仙境宗主澹台子当即道:“不知是袁宗主前来,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袁晔看了一眼那如失去灵魂的薛露,心里忍不住一痛,这才强笑道:“诸位不必这么见外,我只是来看看。”

    随着袁晔的摆手,那一个个紫罗仙境的高层这才纷纷依礼仪座次坐下,袁晔自然是坐在宾座。

    袁晔当先道:“现在无论是风清魂还是厚土大6,都已经烟消云散,想来以后再无可以伤害你们的人了。好在虽然你们的总部和靠近厚土大6的三个分部惨遭劫难,但其他六个分部却没有受到攻击,你们紫罗仙境要恢复起来也是容易的很。一个宗派的展,就如同一个人的展,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便是我昊天宗虽然现在如日中天,当年那也是困难重重,几次险于灭宗。这些道理在下不说,你们也都懂。”

    澹台子却是摇摇头,“袁宗主,你可知道我遭难的三个分部,还有总部的弟子,她们死了也遭到侮辱,活着的却不如死了。”

    听澹台子这么一说,周围紫罗仙境的弟子好似被刺到伤口一般,都是身躯大震,脸色瞬间惨白。澹台子继续道:“错了错了,我紫罗仙境建立本就是一个错误。全都是女子,这真是可笑。这个世界本就是男人的主宰。你强大的时候,无人可以撼动你,我们这些女弟子还会受到一些人的仰慕,我们这个宗派还能被无数人视为圣地。可是当出现一个庞然大物,这庞然大物你根本无法抵抗的时候,我们紫罗仙境的下场你也看到了,那是何等的凄惨。”

    听到澹台子这如血的苦诉,袁晔不语。

    只听澹台子又颤音道:“如今风清大6之内,风清魂、虎阳宗尽数被灭,我紫罗仙境还有六个分部完好,凭借着六个分部,我们依旧是最强的一个势力。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一个人早晚有死的一天,一个宗派总有强盛和衰落乃至灭亡的时候。历史的车轮不断转动,今日我紫罗仙境因为你昊天宗的帮助,或许能从新恢复巅峰,乃至统治风清大6,可是难保百万年以后,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庞大大物,将我们死死压死,让这次的悲剧重演一遍。只要一次,我们紫罗仙境所受到的伤害怕是都无法承受。”

    袁晔听着,感觉好像不太对,当即眉头一皱,试探问道:“那澹台宗主你们的意思是……”

    袁晔说话间,那澹台子突然跪下道:“我和两位太上长老都商议了,自今而后不再建立只是女弟子的紫罗仙境。袁宗主和昊天宗大义,短短一月间已经两次救我紫罗仙境与水火之中,我们希望昊天宗能收留我们这些女弟子。”

    澹台子说话间,其他紫罗仙境的高层也都纷纷跪下,袁晔赶紧将众人扶起,却是皱眉道,“诸位,你们的意思是要你们的弟子都成为我昊天宗的弟子?”

    “嗯。”澹台子连连点头。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大玩家娱乐平台 异界流氓天尊分节阅读42
福建22选5开奖公告 时时彩平台上银狐网 刮刮乐点石成金玩法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浙江6加1玩法说明书
炸金花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钟 浙江11选5走势图 湖北11选5现场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
KONE平台网是真是假 天津时时彩开奖官网 足球训练 重庆快乐十分钟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
甘肃快三技巧 澳洲幸运5合法吗 江苏11选5图标 足球鞋 福利彩票排列7结果